????
  ????????天山網訊(記者何濱 董智勇 通訊員劉錦安報道)新疆桑德克哨所旁邊有兩座瞭望塔,一座是木製結構,建於上世紀80年代,另一個是鋼結構,有90級臺階,是2006年新修的。無論風霜雨雪,兩個瞭望塔始終相對而立,見證著馬軍武的艱辛、困苦和崇高使命。
  ????????11月5號,在一陣陣寒風中,扶著冰冷的扶手,記者跟隨馬軍武登上了20米高鋼結構的瞭望塔。登高望遠,兩岸盡收眼底。遠處哈方的山野、村莊、哨塔依稀可見:“我們這個塔高有20米,一天跑好幾個來回。像我們這個哨所一般是白天黑夜不斷人,特別是抗洪期間家裡必須有人。一到抗洪水大嘛,需要啥東西我們家有的,儘管過來拿。抗洪期間是最危險的時候,所以說我們家在這個地方給大家帶來一個方便吧。”
  ????????新疆阿拉克別克河全長71公里,由北向南,曲折的河道在桑德克龍口拐了個急彎,豐水期如不及時清理上游漂來的樹枝樹幹等雜物,龍口就有可能被堵塞,河水隨時有可能漫過堤壩、衝垮河堤,威脅全團。有一天,馬軍武和妻子來到河邊,準備清理河道。他剛把自己用輪胎做的木筏子放到河中,把繩子一端交到妻子手中,正拽動繩子調整位置時,一不小心便連人帶筏被激流沖翻在河中。回憶當時的情景時,馬軍武說:“有人也問過我你掉到河裡想的是啥東西。我說腦子一片空白,什麼也別想。只想有機會能靠近岸上,能爬上來才行,這個也是人一個求救的本領吧。”
  ????????當時筏子被浪打翻沖走了,在岸上的張正美也被繩索差點揣到河裡。等她爬起身來時,馬軍武已被洪水衝到下游,小小的身影在水中起伏。張正美大聲哭喊,拼著命向下游追去!跑了好幾公里,當遠遠看到抓住樹枝艱難地爬上岸的馬軍武時,她一下子就癱倒在河岸上:“當時我一下撲到他懷裡,嚎啕大哭,好多人都問馬軍武掉河裡你那一刻想什麼,啥都不想,只想讓他活著。”
  ????????馬軍武的27本邊情值班日誌,忠實地記錄著27年來每天發生的事情。2010年4月下旬,新疆阿拉克別克河發生融雪性特大洪水,每秒流量達到300多個立方米,是1988年洪水每秒流量的3倍。為了監視水情,馬軍武夫妻沒有睡過一個囫圇覺。4月30號夜裡,特大洪水就像難以馴服的“野馬”。來勢凶猛,他立即將險情報告團領導,團里組織上千人加壩抗洪,最終保住了堤壩。
  ????????有一次登瞭望塔時、他發現3號地段鳴沙山方向煙霧瀰漫,他準確判斷為山林失火,便立即向派出所報告,派出所迅速組織人上山撲救。由於巡邊路線長,馬軍武每天都要揣上一塊乾糧,餓了,啃幾口,渴了,喝幾口河水,特別到冬季,帶的饃饃有時凍得硬邦邦,也沒有水喝,他就咬一口饅頭吞一口雪。
  ????????新疆桑德克30多公里的邊界路段,自然環境極其惡劣。當地人深有感觸地形容這裡的環境是:春天被風刮死,夏天被蚊蟲咬死,冬天被冰雪凍死。哨所跟前就是無垠的沙海,春天一個多月的沙塵暴颳得讓人睜不開眼,冬天滴水成冰,積雪最厚高達1.8米,給巡邊帶來重重困難,這其中,讓當地人最為恐懼的還是每年六七月份的蚊蟲肆虐,有一種叫“小咬”的蠓蟲,個小毒大,最多時每立方米能達到1700多只。遮天蔽日的蠓蟲咬得母雞不下蛋,公雞不打鳴,奶牛不產奶,狗兒不護院,馬軍武養的四條狗都被“小咬”活活咬死了。在這裡生活了多年的185團新聞中心幹事陳曉琪談蚊色變,一說起“小咬”,依然是不寒而慄:“咬死樹上的烏鴉麻雀落地,咬的是雞狗不敢出窩。你只要在大街上走的時候人人跟前都圍著一堆小咬。小咬多的時候,就在你面前形成一道黑壓壓的一片。毫不誇張的說,女人出來看不清她的面目,因為戴的有防蚊帽,但是它還是見縫就鑽。”
  ????????除了防蚊帽,大家還用長衣長褲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。結婚時馬軍武給妻子買的裙子,至今還壓箱底,張正美從來就不敢穿裙子出門。
  ????????雖然困難重重,但馬軍武把它們都踩在腳下,為保證自己在惡劣的環境中能夠出門巡邏。他有時戴防蚊帽,再加上一片浸滿柴油、來蘇水、薄荷油混合物的布片,雖然能驅散“小咬”,但臉上皮膚卻被柴油蜇出一片片小紅疹。
  ????????最讓人難以忍受的是看不到盡頭的身單影只和難耐的寂寞。遠離城鎮、遠離村莊、遠離人群,沒有電燈、沒有電視。有時候為了排遣寂寞,這位堅強、沉默的男人就會爬上20米高的瞭望塔,面朝蒼茫的沙海和一眼望不到邊的戈壁荒原大喊幾聲;或是默默地行走在界碑前和界河邊,去體會父輩們創業的艱難:“我們這裡生活環境很單調,每天要出去巡邏到邊境上互相看看。覺得心理踏實點。但這種精神也是繼承我們父輩們的一種影響,讓我們才能在這個邊境上堅守到現在。”
  ????????時代在變,185團在變,新疆桑德克哨所也在變,2001年,國家投資對阿拉克別克界河實施了兩期加固工程。2006年,185團在桑德克建起了一棟新哨所,安裝了電燈、電話,通了電視,哨所的院子里種上了花草果樹。生活在變,但是兵團人屯墾戍邊,保家衛國的崇高精神沒有變,第一代軍墾老人、81歲的趙來錦對屯墾戍邊是這樣說的:“艱苦的環境能住下來,能待的住,能在這裡工作,什麼思想指導的,什麼動力,就為這個,艱苦都放一邊,放一放。”  (原標題:新疆桑德克哨所:守邊護國莫畏難)
創作者介紹

pixar blythe

zy99zyif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